搜TV - 综艺娱乐 - 首席娱乐官 - 对赌协议、抢购IP、绑定明星名导…影视公司赚钱有多难?

对赌协议、抢购IP、绑定明星名导…影视公司赚钱有多难?

2018年1月13日11时31分 来源: 首席娱乐官


作者 | 栾延群 编辑 |小佳


“我拉来2亿投资拍了个票房5000万的电影,你们凭什么骂我?”前段时间,一位业内制片人的自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牢骚不忿的语气外也折射出当下电影行业的痛点。


2017年度电影总票房高达559亿元的惊喜成绩,市场看似回温火热,但影片票房呈现严重两极分化。据猫眼数据显示,2017年共有474部电影登陆院线,15部影片票房收入10亿元以上,60%的影片票房不足1000万,商业成功的影片越来越集中。


图片来源:中商产业研究院


总结下来,去年大火的几部票房爆款,《战狼2》、《羞羞的铁拳》让北京文化、开心麻花惊艳观众视野,华谊通过年末的《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挽回老牌民营公司的面子,而年末冲刺IPO上市的新丽传媒,或将折戟在《妖猫传》这个项目上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奇门遁甲》、《解忧杂货店》、《妖猫传》等票房成绩,证明了“流量+IP”的作品虽不再吃香,但《战狼2》、《功夫瑜伽》、《芳华》、《冈仁波齐》、《二十二》、《前任3》等票房黑马逆袭的背后则带有太多变数。


IP不是简单的网络文本,一个成功的IP作品有三个要素:IP属性、IP文本、IP的转换。”前阿里影业副总裁徐远翔在接受《首席娱乐官》(微信ID:yuleguan001)采访时,曾指出当下大IP项目失败的原因。


对赌协议有“坑”?

小马奔腾栽了


对赌协议是不是现在影视作品最大的毒瘤?对于原小马奔腾董事长李明遗孀金燕来说,或许就是一个坑。


早年前,小马奔腾凭借制作《历史的天空》、《甜蜜蜜》、《我的兄弟叫顺溜》、新《三国》、《我是特种兵》等一系列叫好又叫座的电视剧,在影视圈站稳跟脚。2009年跟投《机器侠》进入影视行业,随后通过投资《越光宝盒》、《武林外传》、《建党伟业》、《将爱情进行到底》、《黄金大劫案》等过亿票房影片,在电影行业内开始与华谊、博纳并驾齐驱。


后为谋求上市,2011年小马奔腾以实际控股人李明的个人名义签署了一份《投资补充协议》(即“对赌协议”):公司在规定日期(2013年12月31日)前上市则押对了,一旦失败则需赔付投资方投入的4.5亿元资金,还需支付高额利息。


不过在规定上市日期时,小马奔腾未能成功上市,其实际控股人李明却去世了。李明去世后,其妻子金燕曾短暂担任过小马奔腾董事长、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2014年10月31日中午14时25分,金燕在微博发表声明,表示自己接任小马奔腾事务以来的九个多月里,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也在试图纠正、阻止种种不当行为,但遭到了小马奔腾的部分股东与董事的反对,甚至阻碍其履行董事长合法的权利与权力。“2014年10月29日傍晚,公司股东未经授权直接从公司带走小马奔腾的公章,同时,小马奔腾及其子公司的全部营业执照的正副本原件均不翼而飞。”金燕很无奈。


当时,金燕指出了公司内部存在的5个问题:


1、李明的遗产,包括他持有的公司股份,完全没有在合法继承人中进行确权分配;

2、李明股份被代持的情况一直被隐瞒,某些股东有恶意侵占他人合法权益的嫌疑;

3、小马奔腾现有投资人的投资身份合法性存在争议;

4、公司的投资情况和经营情况存在巨大风险;

5、公司不适合与潜在投资方进行股权投资的洽谈。


2017年10月,小马奔腾则沦落到被公开拍卖的地步,估值仅有3.8亿元,被冉腾(上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买走,当时被清除股东身份的为:创始人李明的姐姐李萍、妹妹李莉。按照之前签订的“对赌协议”,小马奔腾未能上市带来的6.35亿元(投资人资金+高额利息)资金需要由李明、李萍和李莉三兄妹来承担,而李明去世,其债务按照《婚姻法》规定就“嫁接”到了金燕身上。


而这两日,金燕也被小马奔腾股东之一建银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天津)有限公司告上法庭,一审判决金燕负债2亿元。


小马奔腾创始人李明遗孀金燕发表微博


对此,金燕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身为妻子坐在家中一无所知,却债从天降,不服从判决,将上诉。”她表示,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法院认定是依据两点,但她认为自己不是共同的经营者,这笔钱也没用于共同的生活,不应该承担这笔债务。


金燕2亿负债天降让人同情,不过昔日红极一时的小马崩腾的命运更是让人唏嘘不已。


《妖猫传》回本无望?

新丽传媒IPO上市难


而最近的新丽传媒,在冲刺IPO上市问题上也面临着业绩的烦恼。新丽传媒早在2012年就在准备上市,但在排队期间股权变更,之后又被市场质疑财务造假,从而导致上市之路漫漫。


目前,证监会预披露信息显示,新丽传媒还在IPO排队。今年6月份,新丽传媒发布新的招股书,内容显示,新丽传媒拟发行不超过5500万股,合计募资20亿元,全部用于补充影视剧业务运营资金。



新丽传媒早年与其他影视公司一样,也招募了一大批明星股东,张嘉译(张小童)、胡军、陈凯歌(持有喜诗投资15.64%的股权)、宋佳、马化腾(持有世纪凯旋54.29%的股权)、万达影视、联想控股(持有联想之星100%股权)都在其中。


与小马奔腾一样,新丽传媒也是在电视剧领域率先崭露头角。《一仆二主》、《辣妈正传》、《北京爱情故事》、《悬崖》、《大丈夫》、《我的前半生》、《虎妈猫爸》、《如懿传》等都是其出品的剧集。


电影方面,新丽传媒也先后参与投资了《失恋33天》、《火锅英雄》、《道士下山》、《煎饼侠》、《夏洛特烦恼》、《情圣》、《悟空传》、《妖猫传》等影片。不过,从其近几年业务收入来看,电视剧收入仍然占据重头戏。



在华谊绑定冯小刚,乐视绑定张艺谋后,新丽传媒争取到了陈凯歌。其招股书内容上显示,新丽传媒与陈凯歌签订了《导演合作协议》,约定陈凯歌在协议有效期内就电影业务与新丽传媒在大中华地区进行独家合作,在新丽传媒出品的7部电影中担任导演,已上映的有《搜索》《道士下山》《妖猫传》3部,协议有效期为七年,合作签约费为2100万元。


但陈凯歌的加入并未给新丽传媒带来大的业绩收入,《搜索》、《道士下山》、《妖猫传》三部电影的票房分别为1.73亿元、4亿元、5.16亿元。而《搜索》、《道士下山》给新丽传媒带来的收入分别为0.97亿元、1.72亿元。


《妖猫传》更是一笔大投资,制作成本据传达2.5亿元,陈凯歌更是花了6年时间建了一座唐城,背后还有企业高达十几亿的投资。目前《妖猫传》票房还维持在5.2亿元左右,新丽传媒CEO李宁也对外表示过,这部电影票房离项目盈亏还有距离。



且新丽传媒存在业绩波动较大的问题,股权结构也较为让人担忧,尤其第二大股东光线传媒与其存在着同行业竞争关系。据招股书显示,光线传媒持有新丽传媒27.642%的股份,还向新丽传媒委派一名董事和一名监事。光线传媒二股东的身份,也遭到了证监会的问询。


到了2016年,影视公司并购、上市遇到了更加艰难的时期,传媒行业的高估值导致资本纷纷涌入,泡沫严重,监管层对影视领域公司监管更加严格。万家文化以赵薇的30倍杠杆收购失败,而新丽传媒之前的“种种前科”也使得上市更加艰难,赴美、赴港上市开始成为国内公司的选择。


绑定名导拉动市场

张艺谋和陈凯歌,为何没能像冯小刚那么玩转自如?


面对着《战狼2》、《羞羞的铁拳》大爆,北京文化、开心麻花等影视新贵迅速崛起,以华谊、博纳、光线、万达为首的民营影视公司大佬显得“暗淡无光”


尤其是华谊“去电影化”后,其出品的电影除了《寻龙诀》、《老炮儿》等票房不错外,《摇滚藏獒》、《罗曼蒂克消亡史》、《健忘村》、《少年派》、《引爆者》等影片口碑不错,却难支撑华谊的电影业绩。


2016年,华谊的《摇滚藏獒》、《我不是潘金莲》因为排片问题先后杠上了万达院线。华谊可以说是少有的打造品质电影的公司,不过其2017年上半年的几部电影票房,除了引进片《摔跤吧!爸爸》外,并无出彩之作,一直到了12月份,几经波折的《芳华》上映赢回了口碑和票房,或许这时的华谊才稍微喘了一口气。而贺岁档的《前任3》更是突破以往的该系列,在8部新片上映下,再次逆袭,目前已拿下超17亿元票房,离预测的20亿元大关不远。



可以说,《芳华》、《前任3》的票房大爆让沉寂了许久的华谊,挽回了曾经大哥的尊严和面子。


华谊早年有着优质的明星资源,双冰、黄晓明、邓超、王宝强、陈道明都是从这里走出的明星演员,当下跑男团的李晨、杨颖、陈赫、郑恺依然留在华谊,而合作多年的导演冯小刚依旧在与华谊进行着合作。


冯小刚有着不输于张艺谋、陈凯歌的导演功力,在票房话题制造上也更胜一筹,相比低调谦逊的张艺谋、走高雅路线的陈凯歌,冯小刚北京爷们的脾气说话更直接,对于看不惯的现象敢喷。而这两年,三人先后执导的作品中,张艺谋的《长城》10个亿票房,还是让乐视、万达赔了,陈凯歌的作品口碑也再难企及《霸王别姬》时的巅峰,《妖猫传》两极分化的口碑也让这部电影难回本。


越来越商业化的张艺谋、陈凯歌在资本市场上开始吃力,回归文艺片的冯小刚却意外的赢得了市场青睐。



第五代导演都是学院派,他们出手很阔绰,作品也很创新先锋,那个时候正好是一个崇尚文艺的年代,那会儿的冯小刚还没这个能力,但他很聪明,选择了王朔的小说,找点非常好。”前阿里影业副总裁徐远翔在跟小官探讨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所选择的电影路线时聊到。


王朔和冯小刚是北京人,小说塑造的北京市井文化,对他们来说比较适合,而陈凯歌走的是精英文化路线,不会走接地气的风格,这点从他执导的《霸王别姬》、《无极》、《道士下山》、《妖猫传》等作品中都可以看得出来。张艺谋的作品则充斥着浓厚的西北文化,北京市井文化的风格,不是他所擅长的。而能把北京市井文化吃透的,除了冯小刚还有姜文,两人最早的作品也都是从王朔小说起来的。


一位资深的电影迷则点评,“张艺谋现在的作品,从严格意义上讲已经不讲故事了,在精神上就很难带来震撼,冯小刚和姜文的故事内核依旧有震撼力,在于他们仍在坚持故事内核,而不是外在形式上的东西”。所以相比《长城》的强特效、陈凯歌《妖猫传》辉煌大气的美术华丽风格,观众被《芳华》里的故事和情感感动了。


走商业道路,还是要打造接地气、适合老百姓看的作品。”徐远翔强调。



2017年的业绩对赌,冯小刚凭借一部《芳华》顺利完成1.5亿元业绩对赌。不过对于明年的冯小刚来说,再出一部10亿+爆款作品则是未知数了。2017年迎来了惊喜,2018年迎来的则是如何在保持业绩的前提上,继续提升利润空间了。


而近日华谊举行的战略发布会上,华谊的业务往电视剧、网剧方向加大,也间接证明想像2015年那样在电影市场上赚快钱,则一去不复返了。


《视频革命》2017泛娱乐产业白皮书,

网剧、综艺、网大、短视频、二次元、IP、投融资,七大领域年度观察,

四大年度风云人物访谈总结,

年度文娱投融资大事件全收录。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

综艺娱乐

综艺娱乐热门内容